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史中国(1840年前的历史)

所有文章皆在网易历史刊登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乾隆南巡闹剧:农夫溜须"满朝皆忠臣"  

2009-08-30 19:2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文摘自:《采菊东篱下》  作者:王学泰  出版: 陕西人民出版社

在许多人看来,皇帝是万善之源,皇帝来了,许多美事必然随之而至。乾隆自己也很重视南巡,晚年他还说自己一生做了两件事,"一是西师(平定准噶尔),一是南巡"。皇帝重视,则捧场者众,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指不胜屈。什么皇帝南巡体恤老臣,优礼先贤,培植士类,右文阅武等等。具体故事也很多,可能也是真的。例如康熙令御厨教江苏巡抚宋荦的厨子制作豆腐,以饱老臣宋荦的口福。乾隆南巡诏老诗人沈德潜到西湖游玩,遇到宫眷可以不必躲避。湖南一百四十岁老人汤云程接驾,乾隆赐给其匾额,书云"花甲重周""古稀再庆"等。这些用今天的词儿来说,多么人性化。至于赏赐与简拔江南才人的故事更是屡见记载,但这些只是令人感觉到,做惯了奴才的人们看到主人笑脸后真有发自内心的喜悦,而且津津乐道。然而人心毕竟没有完全死掉,还是有星星点点的记载打穿了后壁,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幕后的景象。

高宗循卫河南巡,舟行倚窗,见道旁农夫耕种,未向所未见,辄顾而乐之。至山左某邑,欲悉民间疾苦,因召一农夫至御舟,问岁获之丰歉,农业之大略,地方长官之贤否?农夫奏对,颇惬圣意。寻又令遍视随扈诸臣,兼询姓氏。群臣以农夫奉旨询问于上前,不敢不以名对。中多有恐农夫采舆论上闻致触圣怒者,皆股栗失常。农夫阅竟,奏曰:"满朝皆忠臣。"上问:"何以知之?"农夫奏曰:"吾见演剧时,净角所扮之奸臣,如曹操、秦桧,皆面涂白粉如雪,今诸大臣无作此状者,故知其皆忠臣也。"上大噱。

这是不是一场滑稽戏?不过前半场是经过排演的,不会出错,那位"农夫"不知经过多少次演习,自然是"颇惬圣意"(合于乾隆心意);而后半场是导演们预先没想到的,他们自然要"股栗失常"(双腿颤抖失常)。"农夫"却会装痴卖傻,轻松地应对过去,像刘姥姥逗贾母一样把皇帝逗得大笑开怀。是谁戏谑了谁呢?导演和演员都很成功,在观众看来,唯一不足的是精明的乾隆,直至落幕他还不知道这是精心策划的一出戏。翻开《御制诗集》,还真有不少写于山东境内的诗。

上面说的是喜剧,还有一些是悲剧,而且几乎是"无声的悲剧"。

乾隆南巡到达扬州时,警卫设卡极密,不许船出入。

惟许村镇民妇跪伏瞻仰,于应回避时,令男子退出,而不禁妇女。一日,御舟过平望,两岸市廛栉比鳞次,适一女子将炊,于楼头钻石取火,火光熠烁不定。御前侍卫见之,以为潜蓄逆谋,将危及卤簿也,遽从舟中发一箭,女遂应弦死。

在皇帝和警卫看来,女子没有伤害能力,所以才特许她们"跪伏瞻仰"的。不料仍然难逃一死。这不是无妄之灾,在皇帝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生命才是至关重要的。


与乾隆南巡有关的,还有一个杭世骏的故事。杭世骏是著名学者,著作极富,经学和史学均有造诣,有的著作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雍正二年(1724)中举人,乾隆元年(1736)参加博学鸿辞考试,名列一等,授翰林编修。杭世骏是个好放言高论和面责人过的人,同官都有些畏惧他。乾隆八年(1743),皇帝特设"阳城马周"科(马周是唐代监察御史,以直言有名于时),以考选敢于直言的御史。专制制度下,凡是下诏求直言者,大多是叶公好龙,谁相信谁倒霉。禀性戆直的杭世骏相信了,于是在答卷上谈了一个在整个清朝都是时最敏感的问题:"我朝一统久矣,朝廷用人,宜泯满汉之界","满洲才贤虽多,较之汉人仅什之三四。天下巡抚,尚满汉参半,总督则一人无一焉,何内满而外汉也?"因为这些话确实属实,其原则皇帝口头上也得同意。乾隆没法驳斥,于是,恼羞成怒,"抵其卷于地者再",交刑部议罪,部议死罪。乾隆征询廷臣的意见,满汉廷臣都有为杭世骏说话的,最后免官放回乡里。本来是诏求直言,直言带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,许多人不寒而栗。

杭世骏出京时,很少有人为他送行,一位老诗人沈德潜来送,并且写了《送杭堇甫太史》一诗,其中有两句意味深长:"邻翁既雨谈墙筑,新妇初婚议灶炊。"上句用《韩非子》典,宋国有富人,院墙坏了,儿子说,不修好了,小偷会来,邻翁也这样告诫他,后来果然被偷了,这个富人夸奖儿子有先见之明,但怀疑邻翁是窃贼。新妇指刚过门的媳妇,她不知道婆家的深浅,却放言议论婆家饭菜水平高低。这两句意为,有些话在不同人的口中说出来会有不同的效应。皇帝自己说"宜泯满汉之界"、"满汉一体",满人表示赞同,还可以;你一个汉人,插嘴说这类问题,本身就触犯大忌。老诗人告诫他,您还是太天真,像一个新嫁娘,以为婆婆就是她的亲娘一样。

杭世骏南归后,以教学和经商为生。乾隆三十年(1765)南巡到杭州,杭世骏前去接驾。乾隆认出了他,问道:你以何为生?回答:臣开旧货摊。又问:什么叫旧货摊?回答:买破铜烂铁,陈于地而卖之。乾隆大笑,很满意杭世骏的失意,并写下"买卖破铜烂铁"六个大字赐给他。又有一则记载说,乾隆问杭世骏,你的脾气改了吗?杭世骏回答:臣老矣,不能改也。乾隆又问:何以老而不死?回答:臣尚要歌咏太平。乾隆冷笑了,因为他知道杭世骏这话是口不对心的。这次交谈肯定是不愉快的,从中可见杭世骏旧习未除和乾隆对他的厌恶,大有骂他"胡不遄死"的意思。于是产生一种传说,龚自珍还把它写到《杭大宗逸事状》中:"癸巳,纯皇帝南巡,大宗迎驾。名上,上顾左右曰:'杭世骏尚未死么?'大宗反舍,是夕卒。"文章用笔冷峻,说乾隆南巡,杭世骏又去接驾,皇上看了名单,说了一句:杭世骏还没有死吗?当天晚上,杭世骏回到家里就死了。问题是杭世骏确实是死在癸巳(乾隆三十八年,1773),但此年乾隆并未南巡。

乙酉是乾隆的第四次南巡,此后两次分别是乾隆四十五年庚子(1780)、四十九年甲辰(1784)。为什么会有此传说呢?因为它非常符合乾隆这个人外表宽和、实际忮刻的性格,而且他喜怒无常,常有"不测之天威",又不允许臣下有任何的不顺从,在控制汉族大臣和文人士大夫上十分严酷,大搞文字狱。像杭世骏这样到老仍然不知悔改、而且倚"老"向皇威挑战的人物,乾隆让他"是夕,反舍卒"是很有可能的。因此连精于史的龚自珍都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,忘记杭世骏去世那年乾隆并未南巡的事实。当然如果我们用文学理论的一句话也可以这样说,此事未必有,但此理未必无。极权统治下,人命轻于蝼蚁。皇帝的一句话,一个眼色,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就会灰飞烟灭,一个过了气的老头子又算得了什么呢?尽管年轻时杭世骏曾被视为江南才子。

清代的许多文士(现代仍不少)爱谈清代皇帝南巡的盛典,乾隆时代廷臣还编辑了《钦定南巡盛典》,收录乾隆南巡诗文。人们只记住了花团锦簇,富贵风流,只记住了"只预备接驾一次,把银子都花得淌海水似的"。甄家接驾四次,"银子成了土泥"。然而别以为统治者大把大把花钱的时候,老百姓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。实际上清廷上下对老百姓十分苛刻,使得南巡增加了百姓的苦难。皇帝过处,旧日街面的碎石要换成新砖;居民店铺门面,都要油漆如新。沿河两岸,没有房屋的地方,要筑起一面墙掩盖,墙还要涂抹粉刷,仿佛真的房屋一样,还要张灯结彩。这些都要两岸民众负担。哪里像《红楼梦》里赵嬷嬷说的那么洒脱,"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"。这些都是拿老百姓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。皇帝从哪里过便由哪里的主人出钱。连纯粹是卖苦力的纤夫,也不曾饶过,对他们也要摊派。平常纤夫工价为二两银子,官派只给二钱,不干也得干。自乾隆初次南巡起,江苏一带就开始了"捉船之令",乡下船只进城则被捉,然后行贿得免,吓得乡民不敢进城。这些只有当地人才会有切身体会。

现在当我们欣赏《乾隆南巡图》,感慨繁花似锦、烈火烹油似的盛世时,不要忘记这些盛世之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