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史中国(1840年前的历史)

所有文章皆在网易历史刊登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清官场:贪官为清官跑官  

2009-06-03 20:03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编者按:由于编辑很难对每篇转载的文章都仔细过目,因此文章的史实正误欢迎网友指出,既为网易历史提高质量,也为了提醒整个新闻行业、写作圈子对待历史书写的严谨态度。特此鸣谢。网易历史编辑部)

网友纠错:在网易历史中有一篇文章出现了严重的史实错误,可是网易历史频道的编辑却没有发现。那篇文章是《明清官场:贪官为清官跑官》第5段,错误内容是慈禧太后在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要求曾国藩勤王。这是严重的历史错误,八国联军侵华是在1900年,曾国藩早已经在1872年去世,一个死去的大臣怎么可能复生去勤王救驾?历史上确实有清政府要求曾国藩勤王的事情发生,不过那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的事情,当时发出勤王命令的是咸丰皇帝。而曾国藩因为太平天国进攻苏杭被牵制住兵力,没有北上勤王。希望网易历史尽快纠正错误,在以后的工作里更认真一些。

明清官场:贪官为清官跑官 - 古史中国 - 古史中国(1840年前的历史)
海瑞

江湖险恶,官场也险恶,莫说官官相护是常态,官官相残也是常态。

这样的官官相斗,不但穷凶极恶,而且有时还愚蠢之至,灭了领导的命,心里固然有复仇的快意,但把自己的美好前途也随着搭了进去,值得吗?在古代,就有贪官联合起来,出钱的出钱,出力的出力,大家齐心协力为政敌跑官,把安插在贪官群里的清官送出去。这法子就很有技术含量,值得一说。明朝第一清官海瑞,因为有“笔架山”的美誉,由一个县教育局长直接升为浙江淳安县长。这下可好了,原先当的是条条上的官,要搞肃贪风暴也只能在教育系统内部搞,影响不大,现在,当上了县里一把手,那整个行政系统不都在其掌控之下吗?清官海瑞一上台,大搞反腐,不仅断了其他官员的财路,而且让上上下下均感不爽。海瑞上任不久,时任中央都御史的鄢懋卿来浙江视察,中央要员不请自来,那不喜煞人了吗?千里迢迢都要上京去送礼,现在家门口就可尽“地主之谊”,多好的事呀。可是这件事情被海瑞给搅黄了。海瑞给鄢懋卿写了一封信,说您“素性简朴,不喜逢迎”,可是我听说您所到之处,“各处皆有酒席,每席费银三四百两”,如此名实两乖,到底是您做一套说一套,还是地方官员误解了您的意思呢?鄢懋卿看到这信,气不打一处来,可是又抓不到海瑞的小辫子,一气之下,不从你那里走了。这下让那些准备了大把银子的地方领导个个气愤,都说海瑞把自己的前途给搅了,海瑞的直接上司严州知府把他臭骂了一顿:你多大的破官,你不升官不发财也就算了,干吗阻碍大家的发财之路?

浙江的官员都恨死海瑞了,可是又找不到海瑞有什么错。左思右想,终于有了新思路:我们罢不了你的官,我们还升不了你的官么?于是大家都给海瑞唱赞歌,都说海瑞能力超群,清廉无比,政绩突出,这样的人不重用,那可真是帝国之失。如此运作一番之后,海瑞的政声上达朝廷,朝廷觉得人才难得,于是先把海瑞调出浙江,“另有重用”,海瑞从浙江官员名单中清除之后,暂时挂在“拟用”名单里,随后又把海瑞调到了江西兴县,不升也不降。这下害苦了江西官员。海瑞那臭脾气依然没改,到任没几天,就向豪强举刀,针对地主隐瞒土地的现象,开始重新丈量土地,核实赋税,大力打击“偷税漏税”,这不要了豪强的命吗?豪强与当地领导开了许多“联席会”,觉得以浙江那办法来对付海瑞最好,于是豪强出金钱,官员出力,大家团结起来,为海瑞去跑官,先跑省里,再跑京里。这一招还真有效,海瑞到兴县任职不到两年,就因“工作出色,政绩突出”,升任为户部主事。这户部主事干什么事呢?每天看看书,签签公文,可以八点上班九点到,喝喝茶水看看报。反腐败,那已经不是海瑞的事了,海瑞若再来搞反腐败,那不但是狗咬耗子管闲事,还是严重违反“职责法”的。就这样,贪官们把海瑞“礼送”出境了。

晚清差点也出了个“海瑞”。晚清据说有“三屠”,张之洞谓屠财,曾国藩谓屠人,岑春煊谓屠官。“晚清海瑞”就是这个被呼为屠官的岑春煊。

庚子事变,八国联军席卷北京,西太后狼狈逃亡西安,她连发几道符命,叫曾国藩来“勤王”。老曾一方面觉得与太平军的“东部战线”更吃紧,另一方面觉得路途遥远,赴京勤王来不及,所以就没来。这时,在甘肃任藩司的岑春煊抓住机遇,带着手下前来保驾,这让慈禧太后感激涕零:忠臣啊忠臣。岑春煊就这样成为慈禧的心腹,岑春煊随后任陕西巡抚,后又任两广总督。

这个岑春煊新官上任三把火,第一把火就是搞“廉政风暴”,他耗子也抓,老虎也打,铁心反腐。他在日记中说:“粤省本多宝之乡,官吏有求,俯拾即是,以故贿赂公行,毫不为异。”政以贿而成,官以买而得,他们花一笔大钱来买个官做,就是为了过把官瘾吗?没有哪项投资不求回报的,投资官场,那是利润十倍百倍的,是个大暴利产业。可是岑春煊一来,就要斩断他们的财路,谁甘心就戮?岑春煊到广东,打了两只小老虎,一是南海知县裴景福,一是海关书办周荣曜。别说,这两人官不大,能量却大得很,他们与当朝“宰相级人物”奕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在他们头上动土就等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,但岑春煊不管前面是刀山是火海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硬是将这两人搞垮了。

兔死狐悲,唇亡齿寒,其他官员吓得要死。当然,强龙难压地头蛇,对付岑春煊可以弹劾,可以买凶暗杀,也可以制造车祸现场。但是岑春煊正在受慈禧恩宠,说坏话,没用,说好话,有用;其位至总督,运用“做掉手法”绝对是下下之策。他们于是凑钱在香港开研讨会,并悬赏云:“有能使岑屠离开两广者,赏港币百万。”重赏之下,大家都活动开了,都往京城去“上天言好事”,说岑领导这好那好,万般都好,这样的官不升真没天理。恰在这时,云贵那地方出现了匪患,大家觉得这是个极好的进言机会,于是都说岑领导是将军出身,云贵匪患非得以干练知兵的岑春煊者不能胜任,时被岑春煊掐了一把脖子的军机大臣奕劻“内举不避仇”,向慈禧推荐岑春煊去建功立业,树不世功勋。国防安全当然比反腐倡廉更重要,所以慈禧就把岑春煊调离两广了。两广官员于是大大舒了一口气,又过起从前的好日子。

从富庶的两广去瘴疠的云贵,老岑有点闹情绪,在上海装病不上任了,拖了几月,慈禧就收回成命,让老岑上京,当了邮传部部长,也像海瑞,由管理块块升为管理条条了。由地方官升为京官,这还真是贪官为他努力跑官的结果。贪官为他前途出钱出力跑,老岑对他们是愤恨得咬牙齿,还是高兴得打拱手?岑春煊好像没说过他的心情,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